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八面来风 > 八面来风
华东地区最大船企藏身蚂蚁岛 造出来的船全国独一无二
编辑:瑞安上海商会  来源:瑞安上海商会  日期: 2011-5-26
小到吃上一条海鱼,登临一个海岛,躲避一个浪花,人类无不凭借征服海洋的技能。5000年前,浙江人从河姆渡独木舟开始用海之路;立志做海洋经济强省的今天,浙江又倚仗何物?恐怕还是科技。5月23日至5月25日,记者跟随省科技厅采访团,沿着舟山和宁波的海岸线,寻觅浙江奇巧的海洋科技。

  长满“眼睛”的海港

  浙江搞海洋经济,宁波-舟山港乃核心所在。在可预见的将来,宁波-舟山的近海中,万国巨轮将密如过江之鲫,卸船、装船的动作一天重复多次,泊位亦可能如同大都市的车位一般难求。这里将是中国大宗货物运输第一港,甚至是远东第一港。

  人多、船多、货多,舟山市港航管理局监管航运,最在乎三件事。

  防事故:起雾、刮台风了,要通知船只们择道而行,撞船了,得尽快救人,弄清事故原因;

  防走私:别有用心的船舶,会想方设法找个能逃关税的僻静码头卸货。

  指挥海上交通:船多,码头有限,比如3艘船都想进同一个码头,就必须有船耐心候着,啥时能进港,从哪条航道进港,都有讲究。

  在舟山港航指挥中心,大屏幕上显示,昨天上午9点半,5万平方公里的舟山海域上,有921艘大型货轮进入。

  大屏幕上,绿点是国内普通货轮,红点是装有危险品的船只,蓝点代表外籍船。任意点击一艘代码叫affe的外籍船,就知道它的船东是澳大利亚公司,载重8万吨,船上装满铁矿砂,船长接近200米,它从东南方而来,正逼近舟山岛南部码头。

  舟山市港航管理局安全监督管理处许岳维说,现在舟山近海已长满眼睛,不仅走私变得难上加难,出了撞船、翻船事故,处理起来,他们比交警更得心应手。

  不久前,曾有一起撞船事故,监控系统留下了两艘船出事前60天的航行轨迹,明眼人看一眼,就知道是哪艘船走偏了,撞了人家的腰。

  12层的“海上楼房”

  在国内,有5层房间的邮轮已算豪华。扬帆集团造的12层海上楼房,高31米,停泊码头,仰视角度超过电影中的泰坦尼克号,这是当今世界最高的船。

  造出这座海上高楼的地方,就在沈家门渔港往南8公里的大海上,那里有一个形如蚂蚁的岛屿,叫大蚂蚁岛。1958年,那里自创了中国第一个人民公社,比西湖还小的岛引来了刘少奇、许世友;那里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殡葬习俗,人们生活在蚂蚁岛,死后都葬在旁边的小蚂蚁岛,实现生人死人分岛而居,大小蚂蚁岛隔咫尺海峡相望,那海峡好似但丁诗中的冥河。

  身为华东地区最大船企,扬帆集团设在蚂蚁岛上的船厂,占去了小岛三成面积。

  从小岛驶向大洋深处的12层海上高楼里,住的不是人,是汽车。4艘已造好的海上高楼服务于日本汽车巨头丰田公司,每次能帮丰田运5000辆出口轿车到上海或中东,还有4艘同类大船在小岛上的船坞里孕育。

  丰田汽车从甲板开上船,5000辆车分别停在各个楼层,好似立体车库。船上有两层楼的楼板能上下挪动,这在国内船只中独一无二——大船主要装轿车,若碰上了卡车、挖掘机,挪挪楼板,提升层高,也能装。

  行驶在大洋深处的31米高楼,最怕的是风,海上的风,七八级不过毛毛雨,十级以上很常见。楼太高,受力面积就大,容易被吹翻。

  解决这个难题时,工程师们想到了不倒翁。推倒立马就能站起来的秘密藏在它的肚子里,肚子底部的一块重物让不倒翁重心下移。海上高楼的低矮楼层用的是厚钢板,到高层改用薄钢板,实现重心的下移。最上层钢板薄到只有6毫米,试想,在6毫米厚的楼板上开汽车,这薄薄的楼板有多牛的承载力?这就是扬帆集团造海上高楼的最大技术秘密。

  这家舟山百余船企中的带头大哥几乎能造出海上航行的所有货船。码头上,停着马上要交货的化学品船,别人的化学品船,船舱是个密闭的整体,这艘船别出心裁把船舱分作12个隔间。不同化学品没法混在一起,有着这个设计,扬帆造的船就能一次运多种化学品。

  一条海鱼的最后归宿

  海鱼、贝壳、虾蟹的样子千奇百怪,吃的时候,有的去鳞剥皮,有的掐头去尾,在不浪费的前提下,一条身子能有五成进入我们的肚子已算不错。被抛弃的甲壳、鱼皮、鱼骨,还有上岸就死去没法食用的鱼儿,它们的归宿在哪?

  最老土的办法是做鱼粉,鱼粉能帮饲养的动物补充蛋白。去过鱼粉厂的人都知道,那里鱼腥味熏得人反胃。

  舟山海产品深加工企业的领头羊海力生集团副总裘耀东放出话来,除了胃肠不得不丢弃,公司要榨干海鱼每个细胞中的价值。

  在他们的车间里,我追踪了一个金枪鱼鱼头的命运:鱼头的油脂类物质被取走,用来做鱼油;剩下的鱼肉被压碎,提炼出深海鱼胶原蛋白;碎骨是造高纯度钙片的好原料。

  变废为宝的原理说起来简单,但多年来都拿鱼骨头没办法。

  造胶原蛋白的过程,好似在鱼的细胞里动手术。蛋白质颗粒太大,人体没法吸收,必须让一种酶和它发生化学反应,让蛋白质断裂。

  让它断裂不难,要控制它断裂成多大的颗粒就不容易了,做化妆品的胶原蛋白,直接涂抹于皮肤,要求分子量小于1000,吃下肚子的胶原蛋白则需要分子量在2000-3000之间,若是手术做得过于精细,把蛋白质切割成了单个氨基酸,口感会变苦,加工也宣告失败。

  像切西瓜一样切割蛋白质虽难,但切好了就是一本万利的事儿:鱼的下脚料不过千元一吨,做成食用的胶原蛋白,一吨是15万元,若做成颗粒更小的化妆品胶原蛋白,一吨就是50万元。化妆品行业的高额利润早就是公开的秘密。想想,一小瓶售价数百数千元的化妆品才几克胶原蛋白,一吨胶原蛋白能做多少瓶化妆品?

字体: 【 字体颜色: 关闭
 ◆ 相关文章
  • 上海源昌品牌管理有限公司 总经理 薛建华
  • 中国瑞立集团副 总经理 潘霄剑
  • 上海华峰超纤材料股份有限公司 总经理助理 潘利军
  • 众恒汽车部件有限公司 董事长 蔡国伟
  • 上海元优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董事长 虞楚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