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八面来风 > 八面来风
贰零11开篇 2011 Openging
编辑:王孔瑞  来源:瑞安上海商会  日期: 2011-5-26

  冬天再冷,我们也把2010 年走成了历史。
  我们从生命的储蓄里支付的365 个日子,为财狂,为型秀,几多祈盼,几多无奈都随风而去;火灾、冻雨;通胀、添堵;包容性地撕开“十二·五”开局,十分疲惫的民商依然要继续追寻那些被啃过的剩余价值。
  2010 年,的确是新世纪以来中国民营经济发展最“不给力”的一年。
  在流动性勾兑土地财政的专营模式下,泥沼中步履维艰的民营实体经济,在量化宽松的国际货币雨雪中,只剩下微薄的利润内裤。
  在夹缝中求生存,在权力贪婪与资本欲望的无节制盘剥下,裸奔的民商们仍有一种坚持:信心是最大的利益,梦想是最后佣金。
  在后危机自我救赎中,使得这个民族,表情有点凝重,负荷过重的民生,脸色有些难看。在高房价、高油价、高物价激化出来的社会神经并发症,灌下“稳定”综合猛药后使情绪抑制住才发现,活下去是那么地奢侈,穷开心是那么地无耻。
  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,今天不加满一个油箱,也许明天就要多加人民币了。想喝一杯牛奶都要反复挑选哪个牌子没有问题,杀手遍地的交通事故,跳楼的房价和要命的医院,还有培养常识智障的教育体系。重负中的孩子与高压下的老人,谁还敢消费,谁还能消费?
  这个纷闹的2010 年,以上访民选村长钱云会惨死车轮底下终结。使人民对公共权力充满质疑,主流声音不被信任。让谋杀社会良心的黑恶势力抬头,发酵后,注入如同鲁迅先生所说的“动一把椅子都将流血”的土壤里,熙熙名来,攘攘利往的政治家、学者专家们还是口口声声以最“文明”的文字装裱着绕来绕去的城市化进程和新农村的图景。
  作为走过这个冬天的同路人,我们还在和资本市场的老面孔打着交道,甚至和巨贪坐在一起,儒雅地谈笑。我们无法丈量国家制度,无法真正弄清楚资本市场的脾性,甚至无法辨识每一个硬币的两面性,但是,我们会保卫良心,维护常识,传递希冀,散发点滴,只能如此而已。(作者:王孔瑞)

 

字体: 【 字体颜色: 关闭
 ◆ 相关文章
  • 上海源昌品牌管理有限公司 总经理 薛建华
  • 中国瑞立集团副 总经理 潘霄剑
  • 上海华峰超纤材料股份有限公司 总经理助理 潘利军
  • 众恒汽车部件有限公司 董事长 蔡国伟
  • 上海元优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董事长 虞楚云